南京垃圾分类:市场化机制树典型 仍需从源头着

2019-07-24

南京垃圾分类:市场化机制树典型 仍需从源头着力


新华财经南京7月23日电(记者孙寅 朱程)作为全国最早一批推行垃圾分类收集的试点城市,南京垃圾分类覆盖范围已经包括4770个党政企事业单位、3169个居民小区、624个行政村。在居民小区,南京市引入市场化机制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在示范小区取得了较大成效。但要从根本上解决垃圾问题,还需从源头入手。

--市场化运行模式树典型

说到垃圾桶,可能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垃圾满溢、气味难闻、油污满地,路过时不禁会皱着眉头加速离开。但在南京市栖霞区尧化街道的金尧花园小区,却是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这里每个单元门口仅有一只垃圾桶,从里到外都很干净。记者随机看了一只垃圾桶,里面只有枯黄的树叶。

垃圾、垃圾桶去哪儿了?金尧花园小区大门左侧的一角藏着答案。

进大门拐个弯就看到棚屋侧面外墙上写着醒目的几个字——“可回收物投放到这里”,并列出了常见的可回收物,包括玻璃瓶、塑料瓶、纸张、金属、牛奶盒、可乐罐。透过正面的玻璃墙,一眼就看到3个蓝色垃圾桶和1个红色垃圾桶,其中蓝色垃圾桶用于可回收物,红色垃圾桶则用于回收电池等有害垃圾。在隔壁的开放式棚屋内,摆放着3个更大型号的垃圾桶,两个用于厨余垃圾投放,1个用于其他垃圾投放。

“从2014年试点垃圾分类以来,金尧花园小区居民已经养成了每天早上排队投放垃圾的习惯。”南京市栖霞区尧化街道综合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庄秀玲说,厨余垃圾定时定点每天收集清运,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每周四接受投放,“居民可以根据垃圾重量或数量积分。”

庄秀玲所说的垃圾换积分正是南京志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探索市场化垃圾分类的成功模式。试点小区居民开通“智能垃圾分类积分卡”后,携带垃圾到玻璃棚屋处,经督导员引导分类投放并刷卡登记,即可根据种类称重或数量换取积分。例如,废报纸每公斤可积分22个,充电电池每两节兑换1个积分。所兑换的积分可以到积分超市兑换商品。

南京志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邓玉娥介绍说,志达自主开发了垃圾分类智能管理系统——慧系统,包括后台数据库系统、数据分析系统、移动端APP应用系统、微信端小程序四部分,可满足居民在线学习、积分查询、兑换商品和后台各类数据统计等便民功能。

据了解,志达环保目前已在南京10个区49个街道421个小区开展垃圾分类市场化运作服务,覆盖居民总户数27万户,其中办理积分卡的户数达21万户,活跃用户占八成以上。

专业企业开展垃圾分类,政府购买服务并实施考核奖惩,像这样市场化运作的示范小区南京共有550个,覆盖居民36万户。

--后端处理将得益于前端分类

“垃圾严格分类后,对后端处理企业将大大减少直接成本。”南京环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陆东蛟说。环美科技是一家专注垃圾渗滤液处理的公司,从事这一行业已有十余年。

陆东蛟算了一笔账。如果垃圾不分类,堆放一周后产生的浓缩液中含有铅、铬、汞等重金属,无法像其他垃圾那样焚烧或填埋。处理这样的浓缩液每吨直接成本超40元。现在严格垃圾分类后,处理渗滤液的直接成本降至每吨10元左右,降幅超75%。

“每1000吨垃圾产生的渗滤液超400吨,南京每天产生的垃圾量约8000吨,渗滤液就达3200吨。如果每吨渗滤液处理的直接成本降低30元,每天就可减少9.6万元。”陆东蛟说。

降低成本是最直观的效果,把有害垃圾剔除出去处理,对土壤、水体和空气的保护效果在长远必将日渐凸显。

目前,南京生活垃圾处理主要有江南、江北、高淳3个焚烧厂和六合1个填埋场,以及与江南、江北焚烧厂紧邻的两个灰渣填埋场。其中,江南焚烧厂日处理生活垃圾能力为4000吨,江北焚烧厂为2000吨,高淳焚烧厂为500吨。

江南焚烧厂处理能力最大,由光大环保能源(南京)有限公司建设,以BOT(建设-经营-转让)模式特许经营30年。光大环保能源总经理助理王洪广说,生活垃圾焚烧主要用于发电,前端分类后,垃圾焚烧产生的单位热值将更高,也意味着发电量将增加。

据了解,江南焚烧厂每吨生活垃圾发电量为486.83度,截至今年6月底,共发电24.69亿度。同时,江南焚烧厂按照欧盟标准处理废气、污水,并按国家标准填埋重金属与废灰,基本实现了生活垃圾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处置。

--解决根本问题还需从源头入手

全国统一分类标准可不可行?是不是前端分类越细越好?靠政府力量推行垃圾分类可不可持续?这些都是垃圾分类试点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疑惑。

南京市城管局副局长陈雷认为,全国各地饮食、生活习惯各有不同,统一垃圾分类标准不太可行,因地制宜更加符合实际。前端分类也并非越细越好,其不仅加大分类的复杂性,还加大了后端处理的难度,“正所谓后端设施决定前端分类。”

南京市场化运作的垃圾分类试点以及后端焚烧处理均为政府财政托底。据了解,南京市向市场化垃圾分类企业按户数每年每户补贴在100元至200元不等,而后端垃圾焚烧厂每吨的补贴额度在70元上下。按每吨70元、每日8000吨垃圾处理量计算,每年向焚烧厂支付的补贴金额达2.044亿元。

“更为棘手的问题是,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垃圾分类的难题?一旦取消分类督导员,居民是否还会按照规则自觉分类?没了政府补贴,还有多少企业愿意参与垃圾分类?”陈雷说,实行垃圾收费处理制度,谁产生垃圾谁付费、产生多的多付费、分类少付混合多付,这样不仅可以从源头上减少垃圾产生量,还将激发市场活力和参与积极性。

不过,垃圾收费制度推行并非一夕之功。近期,受非洲猪瘟影响,原本酒店、小餐馆产生的厨余垃圾不能再作猪饲料,不仅损失一年四五千元或一两万元的收益,反而要给收运厨余垃圾的企业付费。按照120升一桶、每桶收费80元、小餐馆一天两桶计算,每年要额外支出5.8万元。

庄秀玲说,近段时间他们已经处罚了一些把厨余垃圾混入其他垃圾的餐馆。

垃圾分类不仅要“分”,更重要的是从源头减少垃圾产生量,例如光盘行动、减少过度包装、少用甚至不用塑料袋等等。

同时,垃圾分类本身的复杂性意味着不可能仅仅依靠城管就能完成,需要更强有力的领导,推进城管、教育、住建、发改、工商等多部门协同合作。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