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分析丨碳排放权交易机制能提高企业价值吗

2019-03-17

文献分析丨碳排放权交易机制能提高企业价值吗


 
 
 
 

原文题目:碳排放权交易机制能提高企业价值吗

原文作者:沈洪涛、黄楠

原文期刊:《财贸经济》

发布时间:2019年

关键词: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反应、企业价值、准自然实验

 
 

 

一、研究背景与创新点

 
 
 
 
 
 
 
 
 
 
 
 

 

近年来,中国积极参与全球环境治理,落实减排承诺。2011 年中国引入市场型环境规制手段——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推进低碳发展。从2013年6 月起,深圳、上海、北京、广东、天津、湖北和重庆七个试点省市先后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2017 年12 月,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电力行业)正式启动。研究碳排放权交易机制在实现低碳目标的同时,能否促进经济发展的问题有助于认识运用科斯定理解决环境外部性问题的经济后果,也有助于政策制定者、参与企业以及投资者的决策。本文借助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准自然实验场景,基于中国碳排放权交易的制度设计,分别从短期和长期视角验证碳排放权交易对企业价值的影响,以提供来自中国市场的经验证据。

 

本文的创新点及贡献主要在于:第一,利用中国碳排放权交易试点这一准自然实验,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遗漏变量等内生性问题。第二,同时检验了碳排放权交易对企业短期和长期价值的影响,更为全面地回答了碳排放权交易的微观经济后果以及内在原因。第三,首次提供了世界最大碳排放国的微观经验证据,丰富了已有的碳排放权交易的研究文献。第四,基于中国碳排放权交易机制的研究,为完善中国以及国际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提供了政策参考。

 

二、理论分析

 
 
 
 
 
 
 
 
 
 
 
 

 

依据科斯产权理论,政府可以用明晰产权的方法来解决环境问题。美国经济学家戴尔斯(Dales, 1968)运用科斯定理设计了排污权交易的方案,借此来最小化减排成本。但是运用科斯定理解决环境问题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首先,交易成本为零的科斯定理前提在现实中难以成立。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存在多种交易成本,这些成本由政府和参与企业共同承担(Dudek &Wiener,1996)。其次,权利分配给不同的主体将导致不同的收入分配(唐跃军、黎德福,2010)。最后,将公共资源直接进行私有化分配,会带来严重的福利后果。因此,观察碳排放权交易的市场反应,对于认识科斯产权理论指导下的市场化环境经济政策微观后果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企业很可能利用免费配额获得额外的现金流入。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处于初期试行阶段,除了广东和深圳试点电力企业外,配额全部免费发放,并且中国政府会在追求某些政策目标时提供无偿地转移支付(王凤翔、陈柳钦,2005;唐清泉、罗党论,2007) 。除此之外,企业为了合规履约而增加的减排投入会产生溢出效应,从而降低企业整体环境风险(Laplante &Lanoie,1994; Richardson &Welker, 2001; 沈洪涛等,2010)。

 

碳排放权交易机制对不同碳强度企业价值的影响存在差异。对于高碳强度企业而言,其边际减排成本较高,出现配额短缺的可能性更大,受碳价波动影响的经营风险更大,从而企业价值降低的可能性更大( Koch& Bassen,2013; Bushnell et al.,2013; Oestreich &Tsiakas, 2015) 。并且中国高碳强度企业集中在产能过剩产业,不再具备成本转移能力。对于低碳强度企业而言,边际减排成本较低,可以通过碳市场将富余配额出售给高碳强度企业从而获利。

 

三、实证分析与结论

 
 
 
 
 
 
 
 
 
 
 
 

 

文章利用我国在七个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准自然实验场景,分别从短期和长期角度检验碳排放权交易对企业价值的影响。

 

(一)实证模型

 

1.对企业短期价值的影响

 

文章采用事件研究法,通过2011年10月29日碳排放权交易试点通知后的累计超常收益率来估计企业参与碳排放权交易事件的短期市场反应。选取2010 年12月31日之前在沪深两市上市的1294家A 股公司作为样本,其中427 家上市公司来自试点地区。为了研究碳排放权交易事件对企业价值的短期影响,构建如下回归模型。

 

 

其中, CAR(t1,t2)分别为【-1,1】、【-2,2】、【-3,3】、【-5,5】、【-10,10】五个事件窗口期的累计超常收益率,Pilotarea为虚拟变量,试点地区内上市公司赋值为1,其余地区上市公司赋值为0,Intensity 为碳强度。

 

式(1)检验碳排放权交易对企业短期价值的影响。式(2)进一步通过试点地区企业样本检验碳强度如何影响《通知》公告的市场反应。

 

2. 对企业长期价值的影响

 

文章通过构建模型比较碳排放权交易启动后试点企业与非试点企业长期市场业绩及财务业绩的变化。文章选取首批纳入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名单的84家上市公司做为处理组样本企业,从非试点地区的企业中配对84家样本企业作为对照组,并构建如下回归模型。

 

 

其中,BHARj分别为买入并持有100天、200天和300天的超常收益率,Treat 为0、1 变量,匹配后的处理组企业赋值为1,控制组为0。Performance为衡量企业财务业绩的一组变量。T 表示衡量外生冲击的一个时间虚拟变量,文章选取2010—2016 年为样本区间,碳排放权交易启动之前取值为0,启动之后则取值为1。

 

式(3)检验碳排放权交易对企业长期市场价值的影响。式(4)进一步采用双重差分模型检验碳排放权交易机制对企业长期财务业绩的影响。

 

(二)实证结论

 

1.碳排放权交易短期能够提高企业价值,并且相比高碳强度行业企业,市场预期低碳强度行业企业的价值将有更高提升。

 

2.碳排放权交易无论是对试点企业长期市场业绩还是长期财务业绩均没有显著正向影响,表明碳排放权交易并没有提高企业长期价值。

 

(三)原因分析

 

我国碳排放权交易无法影响企业长期价值的原因如下:

 

1.我国碳配额交易价格整体低迷。碳配额交易价格是影响碳配额交易的现金流和企业价值的关键因素。从供给端来看,我国现有碳排放权交易机制下较为宽松的配额分配导致配额供给过多。从需求端看,宏观去产能政策导致企业对配额的需求减少。因此我国碳配额供大于求的现状导致市场上碳配额交易价格低迷。

 

2.我国试点企业均难以具备成本转移能力。我国参与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企业主要集中在钢铁、水泥和电力等行业。其中钢铁和水泥属于产能过剩产业,而电力行业正面临电力体制市场化改革的冲击,因此试点企业均难以具备成本转移能力。

 

四、政策建议

 
 
 
 
 
 
 
 
 
 
 
 

 

文章借鉴国际碳市场经验以及国内碳市场试点情况,对中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制度提出两点政策建议。第一,各地区在设定碳配额总量时,不仅要“自上而下”地考虑减排目标,更要“自下而上”地结合企业的实际产能变动情况。第二,配额分配应兼顾公平与适度从紧。政府应进一步调低控排系数至90%~ 95%,并且将有偿发放比例逐步提高至10%,甚至更高的比例,以此来激励企业的减排行为。除此之外,在未来的配额分配制度中应尽量采取基准法以减少不公平性问题的产生。

来源:中央财经大学blr2288.com金融国际研究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